尚雯婕都跟张艺兴急眼了,《即刻电音》该为中国电音产业争气了!
2019-11-07

       本周《即刻电音》迎来了主理人大秀环节,特邀主理人Alan Walker自首期开场大秀之后,也再度现身《即刻电音》的舞台,与三位主理人一起,对制作人的表演进行考核。  经过12组制作人的1V1后,制作人36强正式诞生。终极考核的舞台上,在裸飞蛾和Timers的1V1后,张艺兴和尚雯婕更是发生了流行电子与独立电子之争,尚雯婕评价主流电音比较商业,随后张艺兴表示:“我觉得我的音乐不商业。”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本期中“土嗨之王”王绎龙经过主理人20分钟的选择,又重返了舞台,但在1V1之后还是遗憾的离开舞台。1V1时他选择的是美兰迪&UNA,而在上一期节目中美兰迪&UNA的晋级就引发了热议,因为她们用“女性力量”来为自己拉票,虽然张艺兴让其成功晋级,但观众的质疑始终没有停止。  所以在王绎龙选择挑战美兰迪&UNA时,台下选手也纷纷表示支持,左乙说道:“美兰迪在表演的时候,我们台下的很多制作人都非常不满她们被选上。” Panta.Q也直言道:“对于美兰迪的实力,其实并不是都很认可。”不过,美兰迪&UNA却对自己很有信心,上台前她们说道:“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。”最终美兰迪&UNA经过主理人投票还是有惊无险的战胜了王绎龙,但是台下制作人纷纷高呼“龙哥”,达尼Koflow 更是表示:“希望龙哥晋级,我不喜欢看到一个DJ就在那里放歌跳舞”。  王绎龙的作品“如果我是DJ,你会爱我吗”可谓是无人不知,但他给大众的印象一直是土嗨之王。网友更是表示王绎龙的作品不仅是土,还粗制滥造,缺乏原创基因,随后指出王绎龙早期的众多作品都存在抄袭行为。除了抄袭,王绎龙在今年3月还因为发了一条DISS 00后的微博引起热议,本身王绎龙虽然是想列出“从Disco到Dubstep的年代音乐风格鄙视链”,但是王绎龙的说法有很大的问题,使Future Bass、Dubstep、House、Disco、Techno全都中枪,让很多电音爱好者吐槽王绎龙。  虽然“土嗨之王”离开了《即刻电音》的舞台,但留下36强选手还是卧虎藏龙,从“即刻电音榜”前五名的电音历程中就可以看出,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电音制作人。(数据截至12月15日21时)  1.齐奕同&董子龙 《猴子说》  齐奕同,1999年1月3日出生,是信阳师范学院2016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学生,说到为什么喜欢电子音乐,他的回答是:“因为喜欢音乐,喜欢音乐给人们听觉上的感动”就这样,他开始买了第一套装备,义务反顾地走上了音乐之旅。  因为电子音乐,让相互不认识的三名98后走到一起,成立了自己的乐队——M&K(Melody Keys 旋律之匙)。《In My Dream》这首曲子是乐队创作的第一首曲子,发布时他们写道:“技术有限,年纪轻轻,但爱音乐的心不变。”  与齐奕同搭档的董子龙出生于1995年,也是一名电子音乐新人,除了作品外很少有其他的新闻流出,百度词条更是显示查无此人。此次他们参赛的作品《猴子说》运用民族乐器古筝、笛子跟二胡作为主奏音色,将我们的国粹京剧和电音完美结合,歌词部分也很具有中国特色,将大圣的不羁形象刻画的十分到位。表演结束后,大张伟直接表示推荐他们进入《即刻电音》。  在第三期中,重返舞台的制作人吴赫伦&崔天琪1V1时选择了齐奕同&董子龙,齐奕同&董子龙在设备出故障的情况下,还是完成了引燃全场的作品,成功战胜吴赫伦&崔天琪进入下一轮。他们的作品经过一周的点赞也是成功的占据了榜单第一名。  2.Panta.Q《熊猫人》  Panta.Q,本名郭曲,国内电音界的代表人物之一,在其他选手的心目中,他是可以直接来当导师的存在。而在节目中,他的表现也没有令人失望,此次参赛,他带来的是一首Dubstep作品《熊猫人》,前奏一出就点燃了全场的气氛,主理人导师张艺兴也是连连惊呼,Panta.Q也毫无悬念的成功晋级下一轮。  国内电音圈流传着他每次演出的那段话:“从这里开始,拜托在场各位三件事:第一点,接下来保护好你们身边的每一个人;第二点,我希望听到全场观众给在场所有安保人员最热烈的掌声,因为你们让他们操心了;第三点,也就是最重要的,接下来,就是检验栏杆的时刻!”  Panta.Q大学就读于武汉大学的测绘工程专业,是一名地道的工科生。大学毕业后他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,去考取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,但他第一次失败了。第二年,他终于如愿以偿,考入了伯克利的音乐制作与工程专业,Panta.Q在伯克利期间创作出了将中文和电子音乐元素融合的《什么鬼》,这首歌成为了校史上首个被收录进了伯克利年度专辑的中文歌曲。  从伯克利毕业后,Panta.Q放弃了在国外起飞的机会,回到国内并尽力于中国电音。他表示“人总有自己的情怀和坚持,有得必有失。”比起国外的电子音乐,他更喜欢中文电子音乐,这也是他拒绝众多国际知名电子厂牌的原因。  3.蒋亮 《真高兴》  广西桂林的“隐世村长”蒋亮也是一个中国风十足的参赛者。他自称是“一个雷鬼制作人”,第二职业是村长,下辖四五个村民,他给自己所身处的小村落,起了一个叫“亚芒村”的名字。白天种地养鸭子,晚上回去做音乐。村长调侃说:种地是假装的,做音乐是真情实感的。  谈到自己的音乐熏陶,他说平时爱听亚非拉范儿的音乐,一直深受牙买加雷鬼乐影响。蒋亮也成为了中国雷鬼音乐的代表人物,2001年蒋亮开始进行REGGAE音乐创作;2004年,以制作人身份开始独立制作音乐;2007年,与世界Reggae音乐顶级制作组合 Sly & Robbie 共同制作音乐,其中单曲Chinese reggae在世界范围内发行;2008年单曲YE GOU SHAN被收入ECHO BEACH的“08年度世界最好的20首DUB音乐专辑”;2009年,他做为亚洲地区代表参加在德国举办的世界DUB音乐交流会议,同时与dub matix等世界著名的音乐家同台演出。  蒋亮此次参赛的作品是重混音版的《真高兴》,并加入了唢呐、筝等亚非拉音乐的“蟒蛇风”元素,他在乡间采样收录的马儿叫声,也成了全曲最大的亮点。  4.薛伯特 《godlike》  薛伯特,被主理人大张伟称为“生在人生终点的男人”,他介绍自己说:“学会计,刚毕业。”但其实25岁的他在欧洲早已小有名气。  薛伯特5岁多的时候,就开始学习电子琴,打下了不错的编曲键盘基础。2009年的时候,他因为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,让他彻底走入了EDM(电子舞曲)的世界。2014年夏天,他加入了伦敦的一个华人乐队,11月,薛伯特以键盘手身份出演伦敦UCL Jenova 音乐节,其间凭借一首原创曲目《The Hiding Moon》被英国Ambush Entertainment 艺人经纪公司相中。目前,他已经以电子音乐制作人和DJ 的身份正式签约美国Tazmania 唱片公司,成为该公司旗下的艺人。  2015年,薛伯特凭借自己的原创电音作品《We Are The Network》《The Promise》在当年先后打入英国舞曲榜(Club Chart)前十名,成为第一个杀入英国舞曲榜的中国人,其中加入中国乐器元素的《The Promise》更是空降2015 UK Club and Commercial Pop Charts第四名。  5.Anti-general&谢帝 《形意》  第一期节目中,引起最大热议的就是Anti-General“怼”大张伟,Anti-General先是直言:“当初听到大老师来参加这个节目,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参加这个节目了。”  随后在看到大张伟向每个上台的制作人发出灵魂式拷问,他更是直接向大张伟发难:“我希望你能够给我调一个我没有听过的音色。”还表示“你光会问问题没用,真正做出牛的东西才会让大家信服。”  但这还没结束,节目播出后,Anti-General又在微博发表长文,质疑大张伟的能力,对于大张伟“致敬”ZEDD事件,他说道:“至于大老师,你这次能不能洗白,我们拭目以待。PEACE & RESPECT”  很多网友都觉得Anti-General太嚣张了,但Anti-General作为中国Trap音乐代表人物之一,Mavericks厂牌合创者,他的确有这种张狂的资本。Anti-General的音乐作品在国内外都获得了不俗成绩,其早期作品《Revenge of the Pharaoh》获得了知名电台Trap Party在SoundCloud上的认可及转发;为国际顶尖Dark Trap制作人Gamface制作的混音作品《Holy Ghost (Anti-General Remix)》也得到了原作的高度赞赏;《Elephant》登陆了在Youtube拥有超过30万订阅的知名异域低音电台Arabic Trap,并在VK上获得了拥有22万粉丝的TRAP AND BASS推广。  但Anti-General并非音乐科班出身,他在2012年才开始通过音乐游戏接触到了电子音乐并开始学习制作。6年时间,变身业界大神。而谢帝4岁就开始师从父亲学习形意拳,但后来沉迷于音乐,成长为中国说唱的领军人物,在大众心中他一直是一个狂妄桀骜的Rapper,这次的演出曲目,刚好名为《形意》,其中也加入了很多带有中国元素的细节。  他们此次选择的关键词是大张伟组的“野路子”,大张伟对此的解释是:“很多人学习电子音乐从各种音频网站上一点一点学。因为爱音乐,才会用这条‘野路子’的方式一直努力做下去,身为野路子非常值得骄傲”,对于非科班出身的Anti-General和从小习武的谢帝来说正是“野路子”出身。  中国电音用户将超4亿  但真正的电音大神还未出现  除了他们还有很多的优秀制作人带来了精彩表演,比如弹奏 Labo(纸钢琴)的朴冉;带来中国风十足大鼓表演的Dirty Class;身穿渔网并用小提琴演奏的毛聿成;Beatbox大神达尼与Koflow合作带来歌曲《摇摆式》;还有知名主播冯提莫也来参赛,虽然引起观众的争议,但还是成功晋级。  可以看出国内并不缺乏优秀的电音制作人,中国电音市场的问题还是在于目前并没有成功打造出本土电音明星,无法带动市场下沉。国内专注做电音厂牌的并不是很多,并且独立厂牌居多,做艺人输出的基本没有。但是独立的厂牌最大的挑战便是资金问题,国内电音的市场并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,所以厂牌在融资困难的情况下,也很难走向大众。  国内的电音起步较晚,但电音市场发展十分迅猛,从户外电子音乐节的爆发到本土电子音乐制作人的崛起,仅仅用了不到三年时间。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6-2017年度中国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中国电音用户规模将在2019年突破4亿,2017年的线上播放量较前一年相比,增长率达到38%,根据趋势预计2018年,线上播放量能够达到2800亿次,到2019年将超过3000亿次。  国际音乐峰会(International Music Summit)的报告也显示,亚洲电音市场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,亚洲电子音乐的收听份额已经高于了世界平均水平,正在逐渐成为电音市场的新焦点。中国线下电音节的举办规模从2016年的32场发展到2018年已经多达154场,仅暴风电音节上海站客流量就超过了4万。  可以看到电音成为越来越多人去听的音乐类型。电音可以与不同风格的音乐类型相融合,比如中国风、嘻哈等类型,这也给电音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因素。“我们一直在探讨,这样一个节目对于电子音乐圈层的吸引力是什么?原创节目内容的逻辑在于,原创模式必须要解决一个行业痛点,就是这个领域中的人群有什么样的需求。”腾讯企鹅影视自制综艺业务部副总经理邱越说道,“我们认为这样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有非常强的吸引力,也是为中国年轻电子音乐人提供了国际舞台。”  虽然,国内电音市场在不断变好,但始终没有出现那个引起市场全面爆发的火苗,电音综艺在全球娱乐市场中也尚属一片空白。因此,《即刻电音》的出现,使电音得到了极大的关注,“电音元年”也许就此开始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镜像娱乐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